想要评论.清墨晓

.cp@花月亭评论
喜琴歌,爱酒赋,敬慕诗书礼乐,然而才卑识寡,屈己干人,以焚琴煮鹤为能,言无信行无果,不识香草与丰碑,不善能招延亦拙于抚驭,草木同朽者耳。
孔融、杨修、祢衡之徒。填词手。
对伯钟 屈原 贾谊 玄亮 陈琳 嵇康 王勃 李贺 元白 李白 感兴趣

衡谓融曰:浩荡人寰,除却我外,谁人任你那般下重鞭?(梗源《生而恨》)
融:融啊还有个儿子……

……居叔庠之高则忧其分,处闺阁之远则忧其友。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待君至而后乐也。 @花月亭评论


我为文举个人产出的只有一首歌诶Σ( ° △ °|||)︴


“你不知道你推安利推得人人嫌吗”

“知道。”


“把我炯如冰玉姿粲若鸾凤章曾立下深情生死长约的先生丢到潮湿不见天光的牢狱里,给一群心狠手辣的小人酷刑折磨,那不是我做的事——那是适合我父亲做的事。并且他也差点做成了,是我哭回来的。”


祢衡:我想死。我……

黄射:我爱您!我求您再等等。我也疼,一如火烧,一如针刺。我都还想活。肯定还有一干人等爱您,想您好。您一死,我们看来,是太阳坠落了。您是多么好的人,是他们鸷鹗不识凤,那便不识好了,您不应该反过来自伤。您想!

祢衡:好吧。

……

祢衡:我想死。我……

黄射:我爱您!我求您再等等。我也疼,一如火烧,一如针刺。我都还想活。肯定还有一干人等爱您,想您好。您一死,我们看来,是太阳坠落了。您是多么好的人,是他们鸷鹗不识凤,那便不识好了,您不应该反过来自伤。您想!

祢衡:好吧。

……

祢衡:我想死。我……

黄射:我爱您!我求您再等等。我也疼,一如火烧,一如针刺。我都还想活。肯定还有一干人等爱您,想您好。您一死,我们看来,是太阳坠落了。您是多么好的人,是他们鸷鹗不识凤,那便不识好了,您不应该反过来自伤。您想!

祢衡:好吧。

……

祢衡:想杀我就杀我啊!别不敢!我想死久了,我不知痛醉一场的感觉久了!

黄祖:好,你死吧——你们动手啊!

……

黄射:人间不直的!

「问卷」史圈写手外貌描写十问

来自于 @- 松梵 http://licoliz.lofter.com/post/1df3a6b6_12c279ef1

1.你的本命是?史书上有对TA做过外貌描写吗?如果有,你接受这样的描写吗?如果没有,你对他的印象是?
祢衡
「鲁国孔文举齿过四纪,身居九列,文学冠群,少长称誉,名位殊绝,而友其于布衣,称其“《激楚》《扬阿》至妙之容,台牧者之所贪;飞兔、騕褭,绝足奔放,良、乐之所急”」
「好才辩,而尚气刚傲,历诋卿相」
「《渔阳参挝》造就者」
「堂上一裸衣,辕门前持杖一骂坐,盛辱了今朝廷之主曹孟德」
「曾为荆州牧刘表的座上宾」
「又曾为江夏太守黄祖的座上宾」
「善赋,“吴江赋鹦鹉,落笔超群英。锵锵振金玉,句句欲飞鸣。”」
「死在一艨艟船上」
没有
「仅有“荀文若可使借面吊丧”的嘲讽 倒是让天下知道了荀彧长得美😂」
两字——英伟
「这个难拆分解释,英伟即英伟」

2.让你给他的外貌打分,1~10分你会打几分?
9分
「谁不偏爱自己心里的小人儿?故往高打」
「行事不爱绝对(呸!),故不打满」

3.你在写文时脑补的是他的画像,还是你自己想象中的形象?
自己的
「他的画像有,不如我想象中的样子好——只我画不出来就是了」

4.你会在写正史向同人时特意描写TA的外貌吗?如果会,你最满意的一段是?
不会
「我还没有写过正史向同人……但我想是否定答案。《兰蕙歉》戏作罢了」

5.你在写现代AU时会想给TA穿你喜欢的衣服吗?如果是,是什么风格?

「谁不想好好装饰自己心里的小人儿啊」
两字清艳
「这也难拆分解释,清艳即清艳」

6.同上问。你会为了美貌写反季节穿搭吗?比如说冬天零下十几度只穿大衣衬衫。

「毕竟祢衡性本轻狂,体又健壮。寒冬单衣又何妨!越显得他不群了」

7.你接受一些同人文将史书上没有特别美貌的人写得很美吗?
半接受
「这事要适度,这个度我也说不上来……」

8.你会特意描写脸以外的其他部分吗?(手/声音/气味……)

「谁不喜欢给心里的小人儿填一些独家细节啊?」

9.你认为长得好看是实力的一部分吗?
是的
「君不见全因长得丑,状元之位强被休😂」

10.如果你的本命不再貌美,你还会那么爱他吗?
不会
「是的,我还没有到那般境界,除了本魂 @花月亭评论 ,我都要有一部分看脸的」

【清明雨上】填词·记杨修与祢衡·我曾有一只鸟

嬉游高峻 栖跱幽深 恣长吟
一身茕独六翮残毁任人玩

轩翥俯仰 行步有程 临事不倥偬
园中与凡鸟同列日冷清

都曾嘹唳高飞
都曾对照明月水
同陷逼仄羽折头低垂

是谁眉目葳蕤
片时成章声情瑰
公子意就遂 众宾称开杯
都恨生日希微
公子深情徒一跪
得烈酒千觞也难痛一醉

鹦鹉有灵 孔雀有知 神为知己存
既遇二子 何等幸与欣
祢君轻咛 杨君高鸣 既成梦
一眠不醒 予世以惊惶

都曾嘹唳高飞
都曾对照明月水
同陷逼仄羽折头低垂

是谁眉目葳蕤
片时成章声情瑰
公子意就遂 众宾称开杯
都恨生日希微
公子深情徒一跪
得烈酒千觞也难痛一醉

是谁眉目葳蕤
片时成章声情瑰
公子意就遂 众宾称开杯
都恨生日希微
公子深情徒一跪
得烈酒千觞也难痛一醉

“我只不过做了曹操及刘荆州不敢做的事——杀一竖子,何遗骂千古?”

“您杀的不是一个祢衡,是一种风流。”